剧组帮微博号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  
[剧组邦]中国影视工业品门户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辛巴内疚!方丈泪崩爆封号期间辛巴要给自己转账,但拒绝了!周周、阿游宣布分手! (2021-06-15)     趣读丨抖音最红的城市,为什么都在西部? (2021-06-14)     老罗直播1年带货31亿,他直播间用的设备值多少? (2021-06-14)     直播预告 | 梅州台主播带你见证2021高考 (2021-06-14)     剧本创作大师班视频教程电影剧本写作基础高清完整资源 (2021-06-12)     器材党看到会笑出声的《相机大战》!最后的大赢家竟然是它? (2021-06-12)     找准好主播!淘宝直播优秀金牌主播名单出炉 (2021-06-11)     直播话术技巧北京自媒体带货直播培训(电商直播mcn) (2021-06-11)     你会用手机摄影吗? 手机如何“拍照”? (2021-06-10)     辛巴被告了!女徒弟索赔6700万 (2021-06-09)     2021中超腾讯直播视频直播入口http://gz.bendibao.com/tour/2021420/ly292364.sht (2021-06-09)     抖音、快手重大利空?彻底怒了,70家影视传媒联合声讨!五分钟看完一部电影成历史? (2021-06-09)     罗永浩直播一周年:理想主义者成为务实打工人 (2021-06-08)     艺校招生|温州市艺术学校2021年高中招生~开始啦! (2021-06-06)     低价好课:剧本创作大师班视频教程电影剧本写作基础 (2021-06-06)     短视频剪辑教程,短视频时代必学的剪辑系列课程 (2021-06-03)     管·心理 | 第三届心理情景剧优秀剧本分享 (2021-06-03)     手机短视频剪辑教程 (2021-06-03)     抖音上最火的 5 首歌,一言难尽 (2021-03-29)     快手的本质,是一家弱势媒体 (2021-03-29)    
查看: 149|回复: 0

辛巴被告了!女徒弟索赔6700万

[复制链接]

1345

主题

1345

帖子

4037

积分

等待验证会员

积分
4037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
一旦和“利益”相悖,昔日直播间里的“家人”也就成了“仇人”。

✎  天下网商记者 丁洁

快手一哥辛巴的瓜又来了。

继“复出封路”“臣退了”等事件后,辛巴又被徒弟安若溪起诉,在网上掀起了一出“师徒反目”的戏码。



起因是辛巴的前徒弟、在快手拥有962万粉丝的安若溪就辛选公司“拖欠自己应得款项”发函,没想到反被辛选告上法庭,随后安若溪进行了反诉,称辛选公司拖欠其应得收入2650余万元,索赔包括工作收入款项、滞纳金及赔偿共近6700万元。

双方各执一词,事件结果有待法院宣判。

有意思的是,安若溪曾在辛巴徒弟时大漂亮的一场直播中出镜表演“一字马”,时大漂亮当时还来了一句“骨头软的人,心很硬。”如今看来,这句话值得回味。

“反将一军”

原本是向辛选公司发函想要“应得款项”,却被辛选起诉;原本是起诉徒弟安若溪,没想到却被徒弟反诉。双方都被“反将一军”,剑拔弩张。

4月15日,安若溪(本名:安丽萍)通过微博发声明称,“我们坚信,资本不能左右一切,相信法律,相信广州法院会秉公裁判”。



声明内容值得玩味,其中包括几点:

第一,2019年辛选负责人及“实际控制人”数次联系安若溪,诚恳邀请其加入,双方于2020年2月签合同。但安若溪称,当时签署的合同,至今公司都以各种理由拒绝退还原件。

第二,合同履行的近一年里,安若溪直播23场,总时长202.8小时,辛选未给她结算相关款项,包括合同约定的坑位费、佣金、分佣、提成等,催促后才以“借支”的名义给了一小部分。

第三,多次催告未果后,她依法向公司发函,没想到等来的竟是法院传票,欲收回属于她的“快手号”以及索要巨额赔偿。



事情发酵多天,截至目前,辛巴及辛选公司皆未回复。

往回看,辛巴与安若溪的不和实则从2020年就开始了。辛巴曾在直播间数次怼安若溪,称其主要“罪状”有二:不尊重粉丝,不尊重家人;利用辛选流量销售自己的渠道产品。

有网友称,安若溪销售的是一款仿辛选“棉密码”卫生巾的产品,产品右下角写着“安若溪严选”。



右:辛巴在直播间怒斥安若溪

一位曾接近辛巴团队的人士表示,辛巴徒弟的货都是辛巴选的,供应链也是辛巴的。安若溪的“违规操作”或许惹怒了辛巴,成了她离开辛选的导火索。

而安若溪曾在直播间里就离开辛巴公司做出解释,说公司让自己销售的都是利润比较低的产品,和当时签约描述的不一样。

她也在直播中坦言,来到辛选有收获,此前她在义乌做服装,主攻针织类目,来到这里学习了饰品、皮草品类,一件T恤放在她面前她能报出价格,一摸就能知道面料,这都是她学到的东西。

但显然,“讨薪”更为紧要。

按照安若溪的声明,讨薪总计26503641.1元,滞纳金887872元,总价约2700万元。此外,她要求辛选公司支付惩罚赔偿金4000万元,加起来是6700万元。

此次安若溪起诉的是广州巴伽娱乐传媒有限公司。企查查显示,该公司法人为隋小龙,持股比例33%,大股东为辛巴的妻子初瑞雪,持股比例67%。

双方合同纠纷已于4月16日由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不同的结局:失落VS暴富

和辛巴“反目成仇”的不止是安若溪一人。

2020年,广州巴伽娱乐传媒有限公司相继起诉韩佩泉和邹小琴。

韩佩泉是辛巴的第一位徒弟。2019年,辛巴收韩佩泉为徒。没多久,两人便开始不和。辛巴在直播间隔空喊话:“把你主页那个‘尊师辛巴’给我改掉,这辈子你都不会再是我徒弟,有你这样的徒弟我这辈子抬不起头来,你已经被清理门户了。”

两人具体矛盾原因不详,但如今已形同水火。

另一位被起诉的前辛巴团队艺人邹小琴,此前也常常在辛巴直播间露脸。双方未公开交恶原因,一种网传说法称辛巴团队给邹小琴涨了数百万粉丝,但邹小琴在直播间为个人小号导流。

有失落的反目成仇的,也有暴富的春风得意的。

辛巴的徒弟时大漂亮,是个高高的山东男孩,他被《时尚芭莎》评为“中国最美艳男模”,因为眉清目秀,穿女装也不违和,他在辛选的定位是美妆类主播,走高端路线。



做模特的时候,时大漂亮就挺风光,他的第一件奢侈品是省吃俭用花了9万4在王府井百货买的爱马仕。在遇到辛巴后,时大漂亮坐上了财富的直升机,2019年双12,时大漂亮在辛巴直播间亮相,一场直播涨粉180万。

五个月后,他铆足干劲,直播首秀53分钟破亿。接下来的直播中,时大漂亮担起重任,在辛巴播化妆品时做副播介绍产品,直播中他口齿清晰,语速飞快,直击重点,带货能力强。

他不只一次得到“师傅”的流量关怀,可见辛巴对他的喜爱。

在时大漂亮的短视频中,我们能看到他家中的“马场”,一柜子爱马仕能买下好几辆劳斯莱斯。

另一位则是今年24岁的辛选大师姐蛋蛋。据《人物》报道,蛋蛋之前开服装厂,起初是自己直播。她觉得辛巴有强大的供应链和选品池,想让辛巴看见自己,最终通过老乡、辛选合伙人伽柏见到了辛巴。辛巴见她第一面,说:“这小姑娘嘴皮子可以,明年能带20个亿。”



和高雅的时大漂亮不同,蛋蛋走的是接地气的小丫头风,动动嘴皮就能炒活气氛,更邻家女孩。数字证明了她的带货能力,辛选公开数据显示,蛋蛋在去年双11首场直播销售额突破2.7亿。

当然蛋蛋也是爱马仕爱好者,22岁生日时还给自己买了辆宾利豪车。

决定因素:“家族”里的话事人

徒弟们的处境如何,除了自身能力,或许更取决于“818家族”的话事人辛巴。

草根逆袭的辛巴,31岁便手捏巨大财富,一跃成为小镇青年的精神领袖。

虎扑网友讨论过辛巴的身价,有人说他身价十亿,被另一位网友反驳,说他身价起码有几十亿。

3月27日,“燕窝事件”后,辛巴高调回归。根据直播现场的辛巴口播,12小时,他完成了20亿带货GMV。

这位“大家长”手下,有数十位“徒弟”和“签约主播”。

双方利益如何分配?

在安若溪微博发布的民事反诉状中,清晰写道,对于所有收入,包括(快手)平台的签约费,在扣除税费及本合同另有约定的须扣除费用后,按照签约直播礼物、打赏收入按甲方(辛选)30%,乙方(安若溪)70%的比例分配收入。

除直播打赏收入外,甲乙双方电商合作上的收入服饰类按照甲方70%,乙方30%来分配;除服饰类的其他类目甲乙双方均按甲方60%,乙方40%来分配,包括但不限于电商收入、广告等。



可以看到,辛巴采用的是“我给你流量,我控制货品,你给我分成”的模式——前两者决定了后者的体量。也就是说,主播能赚多少,辛巴这一影响因素颇大。

《人物》曾在《辛巴与他的“危险家族”》中写道:“那几个徒弟甚至相互都不是很熟悉,直到今年一起参与了几次团建才慢慢认识。因为徒弟之间有太强的利益关系,谁资源好,谁更讨辛巴喜欢,谁就对粉丝更有把控力。”

“徒弟们”叫辛巴“爸爸”,直播间总会出现“父亲教育孩子”的场景,蛋蛋甚至在直播间给辛巴下跪磕头。而这些“戏码”,粉丝都很爱“磕”。

蛋蛋曾向《人物》解释,辛巴对自己来说就是一个老师,像爸爸一样,会关心自己很多事情,去年3月,蛋蛋的父亲去世,她感觉辛巴对自己更严厉,也更关心,“他就觉得我没有爸爸了,他就要履行一个当爸爸的责任,因为就是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。”而实际上31岁的辛巴只比蛋蛋大7岁。

这些吊诡的行径被称为辛巴的“家族关系”。长久以来,这种“父权”式的结构支撑起辛选的管理模式。

4月16日晚,和辛巴同在快手平台的网红“二子爷”,在直播中晒出自己和安若溪的聊天记录,安若溪称:“徒弟和艺人都欠他(辛巴)不少钱,拉着徒弟和艺人赌博德州扑克”。

这固然是“二子爷”、安若溪的一面之词,但家族中辛巴享有的绝对主导地位,恐怕无人会怀疑。

一位曾接近辛巴团队的人士表示,辛巴徒弟的货都是辛巴选的,徒弟没有供应链,辛巴每次选品都是把自己看中的先选好,徒弟可能也拿不到啥好货。

当然,并不是谁都能当上辛巴的徒弟。翻看他的“徒弟名册”,大家都是老江湖,既懂生意,也识人间百态。

他们当然知道辛巴可以为自己带来什么,辛巴也知道徒弟可以带来什么,在这个快速发酵的流量时代下相互需要。只是一旦和“利益”相悖,昔日直播间里的“家人”也就成了“仇人”,留下一纸诉状。

编辑 徐艺婷

5月11日,天下网商将在杭州举办 “WOW“2021新网商营销大会。届时,大家将分享营销新趋势、新生态、新玩法,共同探寻新消费时代下的新机会。

目前,我们已邀请到了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肖利华,阿里鱼副总经理、市场营销负责人张薇,AMIRO创始人王念欧,古良吉吉品牌创始人古良,阿里妈妈营销策略中心负责人孙岩岩等。此外,还有神秘嘉宾即将确认。

活动早鸟票已限量开售

欢迎【点击下方图片】购票报名!











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【剧组邦】Juzubang ( 浙ICP备16034040号-1 )

GMT+8, 2021-6-16 06:46 , Processed in 0.190753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